bet36体育在线直播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理论争鸣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笕桥法庭采用非讼方式处理家事案件经验介绍
发布者:更新内容用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4日 浏览:12857 次

近日,笕桥法庭在双方代理律师及当事人家长的配合下,成功调解了一起离婚案件。

法庭采用法官与双方当事人分别谈话、代理人与当事人交流、家长助谈等做法,以非讼方式,使当事人打开心门,最后以原告考虑家庭复合自愿申请撤诉告结。调解中,法官以国学文化、传统家道、婚姻心理、相处技巧、子女成长为切入点,引导当事人认识到自身在婚姻中需要调整之处,促使夫妻双方从僵持走向对话。

笕桥法庭从2013年开始尝试采用非讼调解方式处理家事案件,如离婚、子女抚养、探视、继承、分家析产等家事纠纷,并引入心理咨询师、社区干部、家长等开展助调,向当事人推荐阅读如《家道》、《爱就是彼此珍惜》、《男人来自金星、女人来自火星》、《窗外依然有蓝天》等婚姻家庭心理调试书籍,对处理离婚等家事案件积累了一行经验。现将相关经验介绍如下:

一、确立家事案件程序非讼主导理念

确立家事案件与其他债权、物权类案件不同特性不同处理的理念,并对程序设计做相应的调整,确立非讼程序主导理念。诉讼程序与非讼程序(民事诉讼法中的特别程序)作为民事诉讼的两大支柱程序,其显着的特征区别即讼的对抗性与非讼的非对抗性。法官在熟悉对抗式的一审二审再审诉讼程序的同时,也应关注到近几年另一支柱程序非讼程序的迅猛发展,如民事诉讼法新确立的诉前调解及调解协议的司法确认程序、诉前申请鉴定等的立预程序。其实,法官认为调解也应归入非讼程序,因为它不具有讼的对抗性。对抗性诉讼适合于债权、物权类案件的审理,可以通过双方对抗彼此揭露发现事实真相,而婚姻家庭等家事关系与债、物权类案件具有本质的区别,婚姻家庭受习俗影响,伦理色彩浓厚,偏重情感与心理,不能专依法理、学理。在很多国家对家事审理都有特殊、符合人文伦理色彩的非讼程序。大部分离婚案件当事人更需要的是心理上的调整和抚慰,需要的是法官的耐心和倾听,而不是那一声清脆的法槌声响。 

在兼具实体与程序规定的法国民法典中确立的离婚程序就以法官分别与当事人谈话为基础,程序设计中彰显了非讼色彩。法官也发现在处理家事案件尤其是离婚案件中,分别谈话沟通的方式适合抚慰当事人心理、解决问题,而对抗式的诉讼庭审尤其是举证和辩论两个程序极易使当事人陷入相互指责、揭短揭痛的对抗方式,并导致对抗心理,乃至矛盾激发,双方当事人陷入极度痛苦,这种程序设计很难让两颗心灵再度靠近并接纳对方。因此,即使在调解不成开庭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法官在庭审程序的设计上也做出相应的调整,如在法庭举证及辩论阶段适时引导当事人发言方向,淡化冲突、避免矛盾;在法庭调查阶段设计容易让当事人念及结婚初心、对方优点、对方对子女的疼爱以及让不愿离婚方真情流露对家庭的眷恋及挽留家庭的努力等提问,营造容易触动双方情感的场景,以引导打动当事人,促使家庭回归。这种程序设计发挥好的情况下,当事人能当庭情感回应,做到流泪、软化、与对方沟通。

二、引入外界力量助调

法官曾尝试对双方家庭暴力、悲痛欲寻短见的妻子的一年轻夫妇离婚案件邀请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咨询和调解。法庭邀请的心理咨询师正是通过注重心理的方式,引导当事人去关注处理婚姻生活的技巧。以学会有效处理差异与冲突、正视原生家庭个性对婚姻带来的影响、有效处理婚姻危机中的危险情绪等心理干预方法为引领,帮助离婚案件双方当事人建立正确的婚姻观及学会婚姻中的心理调试的方法。法庭还邀请社区干部主持调解家事案件。如对一起兄弟从赡养长辈便开始发生矛盾最后又因继承发生纠纷诉至法院的案件,法院邀请社区兼当地调解员的领导对纠纷进行调解,由于对纠纷源起就十分了解情况,且领导对当事人有一定震慑力,所以兼在法院这个平台,由法官助调的方式下,最后当事人对延续了十几年、波及两代人的继承案件达成协议并当庭履行,虽然不能达到握手言和的程度,但当事人的纠纷以调解形式结案,缓和了矛盾,也彰显了当地社区干部对家事案件处理有别于法院单独处理的力度。

家事案件中,不可忽视的还有当事人的家长包括父母及亲戚。他们对家事情况及当事人个性十分了解,且有些明理的家长明确是非、不护短,能起到很好的调停作用,也适合作为参与家事案件处理的外界力量。

三、推荐阅读婚姻家庭心理调试书籍

近几年,随着社会与文化之变迁,现代人的婚姻也面临着空前的挑战,近30年来两性关系的变化可能大于过去300年变化的总和。男女角色开始多元化,婚姻的规则也变得极其错综复杂。现代人对婚姻品质的要求直线上升,但在婚姻中相处的能力与技术却未能相应的得到提高。在讲求功利速成的社会里,人们都想享有幸福婚姻的果实,大家却未象上驾驶学校考行车执照或进研究所拿专业文凭一样,真正付代价去学习婚姻的能力,在碰到高度复杂的现代婚姻关系时,呈现出离婚率剧增的现象。近三年我院审结离婚案件共计1506件,也正是这一矛盾现象的集中体现。因此,在处理家事案件尤其是婚姻案件时,法官通过专业人士搜集了一批关于婚姻技巧丛书,如《家道》、《爱就是彼此珍惜》、《男人来自金星、女人来自火星》、《窗外依然有蓝天》等婚姻家庭心理调试书籍,针对案件类型,向其推荐相关适合书目,让其从书籍中增加能量,提高调试能力。

法庭从2013年开始尝试采用非讼调解方式处理家事案件,也许是法官们的心灵感应或是法律进程的自然发展,在法庭尝试以非讼方式处理家事案件两年后,最高院的周强法官和杜万华法官率先提出了家事审判改革的思想,并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试点,各个法院出现了大量的对家事审理的各种尝试。亲属法与物权法、债权法并列为民事法律的三大山峰,亦有其独特的风景,如何在这纷纷扰扰、利益、诱惑、压力交杂的社会和法律环境中,整理出一套益国益民的家事程序,却是众多不忘初心的法律人的法律梦想。

 

浙ICP备1105047号 Copyright 201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et36是真的吗_bet36体育在线直播_bet36体育备用网    策划制作 合众软件


公安部备案号 33010402000441
微信小程序